我的新闻

记课题组2019春游


2019-06-04

 

时维五月,暮春之际。课题组诸君并常州友人等聚于长安朱雀,避市井之闹,偷浮生两日之闲。会于游人驿站,赏山林秀美,品时蔬珍馐。众人通力合作,备炙肉美酒。闲暇时与垂髫嬉戏林间,怡然自得。

  

            食材备齐,君子亦能庖厨,各展所长,烤制美味。更有善炊者,施巧手,烹制精美菜肴并凉面若干。爽口之余,亦解肉食之腻。

  

          宴毕酒尽,众人尽欢。聚于炉旁,聊天南海北之趣事,享山林夜间之静谧。更有时蔬置于温火之上缓缓烤制,充作聊天零食,亦别有一番风味。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众人协力攀登秦岭高峰,访双龟探路,观伏龙孤峰。仰看冰晶绝顶,俯观石海盛景。行至草甸,兴尽而返。虽未踏足冰晶绝顶,然月满则亏,且留半分神秘于朱雀,待兴起之际再访,未尝不是一番物外之喜。

 登山之路,崎岖难行。山路蜿蜒,然兴之所起,崎岖不可阻,力尽不能止。众人登山之际,互相鼓舞。忽有一人高咏《蜀道难》,众人和之,朱雀未有蜀道之险,然吾等攀登之志不差分毫。同行人皆侧目,吾等亦不觉,颇有魏晋之风,或因亲近自然,唯诗歌可抒发胸怀之故。

  

 

忆登山之路,恰似科研。往往于山穷水尽无路之处,坚持不懈,行常人所不能行,方有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之前路。踏足一峰而一峰更在远处,以有限之身探无尽之识。何其壮哉?

 

登山归来,于驿站享店家所供之美食,品溪水冰镇之西瓜,话登山春游之收获。虽尽显疲态,然神采尽在目中,乘兴而来,兴尽而归。疲累筋骨,磨炼心志,荡涤灵魂,获益匪浅,所谓游之一字,不外如是。

 

弟子西平感盛宴难得,己亥年五月作文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