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闻

海水西调 再造沙漠(大公报)


65.8K
2006-06-19
海水西调 再造沙漠——西安交通大学霍有光教授的大胆构想,大公报,2006-06-19

http://www.takungpao.com/news/06/06/19/ZMTG-581486.htm 
















海水西調再造沙漠──西安交通大學教授霍有光的大膽構想

2006-6-19


























 





圖:西安交通大學生態環境與現代農業工程中心霍有光教授


中國北方內陸地區的沙漠化面積,以每年新增2000多平方公里的速度擴大,嚴重影響了這些地區的經濟發展。西安交通大學生態環境與現代農業工程中心霍有光教授突發奇想,提出利用沙漠中可儲水數百億立方米的次一級斷陷構造盆地,引調渤海水,在沙漠建造「人造海」,實現「儲水─蒸發─降水」的「海水西調」工程構想。方案一出,立即引起了眾專家的關注。大公報記者就有此構想的有關情況,專訪了霍有光教授。


大公報記者 董曉 通訊員 梁松 艾奇 姜正豐


大公報記者


霍有光


策劃「接力棒式」調水


可否請您簡述一下「海水西調」的觀點?


「海水(渤海)西調」的原理是,以海水替代淡水做生態水,填充沙漠中封閉的構造盆地,形成人造海鎮壓沙漠。實施海水西調工程,策劃以「接力棒式」方式調水,本著「量力而行,先近後遠,各個擊破,分期到位」的原則,先期工程難度不大,施工周期短,投資較小,不僅可改造距離北京較近的渾善達克沙地、庫布齊沙地、毛烏素沙漠等地的生態環境,而且可明顯改善京津唐地區的大氣與生態環境質量。遠期工程全部到位後,大致用100年左右的時間,徹底改造北方八大沙漠。


去年我完成了《海水西調與再造西北》的一書寫作,這在2003年被列為國家軟科學研究計劃指導性項目(項目編號:2003DGQ3B168),在書中對關於「海水西調」的九大學術質疑進行了答辯,包括:「沙漠植樹造林不是解決我國西北地區缺水問題的『根本途徑』」、「依靠我國現有國力與科技水平能夠實現沙漠人造海工程」、「沙漠人造海選址密封的構造盆地之中不會污染地下水」、「沙漠人造海些微浸染周邊沙土難以形成所謂的鹽塵暴」、「沙漠人造海水能夠用來發展鹹(海)水灌溉農業與綠化沙漠」、「高蒸發後的人造海十分適宜發展沙漠鹽湖養殖業」、「沙漠人造海改變局地生態環境的氣象作用與科學原理」、「營造沙漠人造海複合生態系統能夠高效淨化受到污染的渤海水」、「用渤海及人造海『海冰融水』改造北方沙漠將有更好的生態環境效益」。


本世紀料可實施方案


海水西調方案前景如何?


1996年我向「全國地質哲學委員會第六屆學術年會」提交了一篇論文,爾後又在《科技導報》(1997)上發表了《西調渤海水改造我國北方沙漠生態環境的設想》一文;


2001年7月中國高科技產業化研究會海洋分會在青島舉行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暨學術年會,將「『海水西調』的可行性」納入大會的討論議題之一;


2001年12月和2003年12月,中國高科技產業化研究會海洋分會又在北京專門召開了兩次小規模的「大力發展海水利用,解決我國缺水問題研究會」與「『海水西調』根治我國沙漠和沙塵暴學術座談會」,就海水西調的可行性、對局地氣象的影響等問題進行了探討;


2002年初「兩會」期間,中國高科技產業化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沈桂芳等政協委員向全國政協提出了三個海水利用的提案,其中包括《「海水西調」根治我國沙漠和沙塵暴》的提案。


通過提案,國家知道了「海水西調」方案,但要經過前期的立項,才能實施。國家把《海水西調與再造西北》列為國家軟科學研究計劃指導性項目就是對此研究一定程度的認可。這個項目是非常有意義的項目。但是就目前而言,國家還需要綜合考慮各種因素並對此進行進一步的研究,雖然不會馬上就實施此工程,但是我確信,21世紀中國會做的。到了2020年或者2030年前後,這都是很可能的,這都是要實際操作的項目。


年增雨數十億立方米


經濟效益怎樣算?


現在南水北調到北京市,水利部認為價錢是每立方米8塊錢,但是也有人說南水北調到北京市是每立方米20多塊錢。為什麼會出現如此懸殊的差別呢?關鍵在於水價如何算的問題。按照我國當前的算法是直接水價,即工程水價、環境水價、管理水價。其中工程水價又包括調水的工程材料、施工、管理維護、移民、佔地等成本;管理水價,包括工作人員的工資、設備的維修更換等日常管理;最重要的是環境水價,是潛在的。 以南水北調為例,中線工程調的是丹江口水庫的水,水庫的裝機容量是90萬千瓦,水調走了不能發電了;900公里的航線,水調走了,航運受影響;漢江水沒了,那是我國淡水魚的生產區;武漢工農業用水的65%是漢江水,漢江水沒了,就用長江水,而長江水污染又嚴重,不能用;長江中下游地區,湖北的產值65%要靠漢江,把水都調走了,可持續發展沒了,這些都是損失。以後北京用水大部分要靠漢江水,漢江水上游幾千萬平方公里不能污染,環境要保護,要給農民補償等等,環境水價這樣算下去,每立方米20塊錢的水價也就不足為奇了。


東水西調與南水北調,兩者雖然都是為了解決我國北方缺水問題,但它們的目的不同。


東水西調針對的是改造沙漠問題,而南水北調旨在緩解我國北方工農業生產、人民生活缺水問題,因此東水西調不能替代南水北調,反之,南水北調也無法替代東水西調。


渤海水被儲存在不漏水的沙漠構造盆地內,無須進行人工淨化處理。渤海水取之不盡,即便遇到大旱年也不會影響調水,更不會發生與國內其他地區的爭水問題,以及影響其他地區的經濟可持續發展問題。並且將在沙漠腹地形成數千乃至上萬平方公里的人造海(及濕地),直接鎮壓沙漠,遏制沙塵暴。


北方沙漠豐富的光照資源變廢為寶,既曬鹽又曬水。鹽每噸價值200餘元,發展鹽化工業附加值更高。每獲得1噸鹽,可為沙漠生態環境提供32至43噸優質水汽,尤其是無須建立昂貴的水處理設施,無須為處理水而消耗大量的能源。


總之,沙漠人造海將成為巨型的天然淡化工廠,每年可為西北地區增加降雨量數十億立方米,可緩解黃河流域的缺水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