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闻

破解西北干旱区水资源紧缺状况的战略思考(国土资源部)


2008-01-14

http://www.crcmlr.org.cn/results_zw.asp?newsId=L801221352466527(摘录)
















朱耀琪——破解西北干旱区水资源紧缺状况的战略思考


朱耀琪

特殊的地质、地形条件,决定了西北地区干旱少雨的气象特征,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在经济水平十分低下的古代,人们顺应自然,依据区域的水资源供应能力,择水而居,长期形成了西北干旱区域地广人稀的分布格局。为了实现人类发展的愿望,西北地区人口和经济发展规模急剧增大,超过了水资源的承载能力,并不恰当地改变了自然形成的水资源的分布、配置格局并对水资源过量地开发利用,引起了水资源供需矛盾加剧,生态失衡。


  一、缓解西北干旱区水资源紧缺状况的基本原则:


   二、解决西北地区水资源问题的对策


  (一)开源


  (二)节流


  (三)实施外流域调水工程


  调水是无奈之举,是解决西北地区水资源短缺的辅助性措施,所以,调水要慎之又慎。


  解决西北地区供水的调水方案有两大类:一类是从长江流域向黄河流域的调水方案,包括南水北调西线工程方案和大西线方案;另一类是引渤海海水的东水西调方案。还有区域内的调水方案,如新疆的引额济乌工程、引额济克工程、伊犁河调水工程等。


现对调水方案的内容和可行性做简要介绍和做一点粗浅的评述。


1、南水北调西线工程方案


  这是黄委会经过数十年调查研究后推荐的方案,拟从长江上游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调水170亿立方米,通过穿越长江与黄河的分水岭巴颜喀拉山的隧道,进入黄河上游。目标是解决青、甘、宁、内蒙古、陕、晋等6省区黄河上、中游地区和渭河关中平原的缺水问题。但三条河调水点都位于海拔3500左右。


  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难点是:


  (1)调水线路的地形地貌及地质构造十分复杂,活动性断裂发育,地震活动频繁,地质灾害频繁,极易产生岸坡与围岩稳定、隧洞漏水、高地应力、地裂及冻土等工程地质问题;


  (2)调水区海拔高度为30005000米,高寒缺氧,施工难度极大;


  (3)目前在国内外都缺乏在高海拔、严寒缺氧及高地震烈度的地区修建300左右高坝和超长隧道的实践经验;


  (4)西线工程建设对三江源的生态可能产生破坏;


  (5)西线工程建设地区民俗、宗教文化十分特殊,处理不当将影响社会安定;


  (6)投资巨大,水的使用面临市场风险;


  (7)调水区和受水区利益分配较为棘手。


  要想西线工程上马,就需要对上述难点逐一详细论证,目前上马时机还不成熟。


  2、南水北调大西线方案


其设想是:在我国西南横断山脉打通一条运河,贯穿“五江一河”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每年调2000亿立方米的水,一举解决我国西北、华北等干旱地区严重缺水问题,同时解决长江流域的水患问题。该方案如能实现,其战略意义极大。但是,大西线调水方案所面临的问题比西线调水方案更为复杂,特别有难以逾越的生态问题,目前只是一个“推想多于实证”的方案,工作程度极低,需要进行深入的科学论证。


3、引渤东水西调工程,这是由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霍有光、原地质矿产部专家陈昌礼等提出的。他们的具体设想虽有所区别,但总体上颇为一致,即:从渤海西北的辽宁省或河北省海岸建大型提水站,将海水逐级提升到海拔1200左右的高程,进入内蒙古东南部,由于内蒙古高原东高西低的地形特点,再经燕山、阴山以北的洼槽向内蒙古西部引海水,自流进入内蒙古的居延海,沿途将这些海水充填于沙漠中的干盐湖、咸水湖和封闭的构造盆地,形成人造湖、河;还可继续向西引水,进入北疆、土哈盆地、罗布泊。调用的海水可形成10万平方公里的巨大水面,这为西北良好的高山冷凝系统提供了充足的水汽供应源,可增加降雨量,为生态恢复提供水源条件;同时,利用海水发展养殖业和海水农业;通过海水淡化,解决人畜用水和种植草木。一举解决我国内蒙、西北地区的严重缺水、气候干燥、生态环境恶化、沙尘暴、沙漠治理等一系列问题。


  引渤东水西调工程设想很好,但此设想是“推想多于实证”。并担心在海水输送、储存和转换过程中,可能产生地表水、地下水、土壤污染并会对生物的生长造成负面影响;同时,调水后能否显著改善气候条件,增加降水量,尚缺少定量化论证。


  4、引渤海海水济锡林郭勒盟工程方案


  这一方案的思路可以说和上述“引渤东水西调工程”思路是不谋而合。但该项目将引渤海海水进入西部,可能在海水输送、储存和转换各个环节中出现的环境问题,都提出了解决办法。同时此方案的海水“东水西调”是和锡林郭勒盟丰富的煤炭资源开发和煤炭资源、海水资源的综合利用和循环利用紧密联系在一起加以考虑和论证的,方案有较强的生命力。


  其方案的总体思路是:从辽宁葫芦岛取渤海海水,通过提扬工程,将渤海海水分级提升到海拔1100左右的高度,并直接输送到锡林郭勒盟的锡林浩特市;将海水直接用于胜利煤田的煤化工生产和煤发电企业的生产中,再用煤电企业的余热进行海水淡化,生产出复合海盐等其他海水化工产品:淡化的海水,除直接提供人们生活用水之外,还将用于湖泊、湿地的恢复,发展节水型农业、牧业等种植业。


  这是一个全新的煤化工一海水淡化综合利用组成的循环经济系统。它的剩余能源及产品都得到充分利用。


引渤海海水济锡林郭勒盟工程预计将取得下述多重效益:一是加快渤海海水自我循环,改善渤海水质状况;二是通过“盐田置换”,可改善渤海滩涂的生态,可为“环渤海经济区”提供更多的发展空间;三是有助于西北地区干湖和湿地的恢复和向沙漠调水,在一定程度上增加降雨量,为沙漠生态的自然恢复和生物治理了创造条件;四是有助于缓解内蒙古西部地区的水资源供应紧张状况,缓解北部地区的能源紧缺局面;五是有助于加快推进牧区城镇化进程,减轻牧区人口和草场压力、恢复生态,增强内蒙古经济的承载能力。


当然,“海水东水西调”工程能否最终实施还有待进一步考察论证,但是,引渤海海水济锡林郭勒盟工程项目的论证看到了跨区域缓解水资源紧缺矛盾,治理北方沙尘暴、防止土地沙化、改善生态的曙光,同时该工程项目论证的初步结论是受水区和调水区均受益,因此,论证成果得到了相关学科专家的充分肯定,项目方案实施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