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计数器
Analog Clock Analog Clock
团队成员

请为该模块添加内容!

在秋天的微风里,一群年轻我很多的朋友和我一起走进这种艺术的形式,虽然青涩但我们把自己溶在其中,苦了、乐了、笑了、哭了也怨了。可我们珍视……

导演的话

站在新坟前面,我没有哭泣,心却湿了。
5岁,6岁,8岁……,还没开始梦,就不得不说:爸爸妈妈,我养不大了。那稚嫩的声音所说出的老成与无奈,停留在我心头是无限的凄凉,比艳阳下的新坟更刺痛我。
我是一个徘徊在艺术之外的俗人,可我想用诚挚告诉人们,幸福与悲伤仅一步之遥。近一年的时间里,我把自己沉浸在这种情绪中,近乎于痴迷,在无数的怀疑,惊异甚至是阻碍前,我也想说放弃,一起忙碌的伙伴告诉我不能。
不想得到什么!或者说,我们想要的很多,很大。我们是一群为人类健康而努力的人。
今天,艺术家们还能在《等待》中挑出诸多的错,可我将她视若珍宝。

                 ……魏琳

编剧的话

我们把自己的意念搅碎了去开启这令人心悬的门,把语言化作沉重的希望撒播在每个人的心里再深深植入他们的灵魂,在这个用情感与笔尖战斗的过程中,我们被无止境的泪水刺痛,感动并一次次提点着,在那段肩负着让脆弱与坚强,仇恨与爱怜同时释放出耀眼光芒这艰巨任务的生命里,我们的这些原本平静的心成为了剧中每一声剧烈响动的负载,让他们的爱恨情仇在它上面挣扎,绞缠,交融,超脱,于是清楚地发现,我们的笔,不再是那付只在空白上唱出生活的唇齿,而是化作一个周旋在金钱、权力、亲情与希望当中圆滑风情的性感尤物,在为我们的坚定信念卖弄着,煞费心机。
最终,无私的投入换来丰硕的成果,这令我们无比欣慰。

            --------编剧组


演员的话
田 方: 经过一次次感情体会和肢体表达,我把自己越来越深的融化在越秀幸与不幸的起落里正如她一样,我也一遍一遍梳理着自己的人生。

雷 程 : 孙进是守生门的卫士,是战病魔的斗士,在近一年来与他的思想交流过程中,我好像真的成为了永不退色的敬德,秦琼。我不知道他们的生命会在哪一天结束,但我在每个清晨都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我会为争取他们生命的每一天与病魔抗争到底!

张 源: 金钱,权力都不是万能的,只有爱才能感天动地。

惠艳娉: 母爱的伟大,母爱的无奈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这个软弱无助,逆来顺受的母亲身上,让这个角色越发丰盈。

师娜娜 :大姐的个性鲜明,叛逆,但最终,在弟弟即将离去的时候却充分展现出人性善良的一面,让我为之动容。

郭志伟: 在把自己与段玉彬融为一体的日子里,我平静的体会着希望与幻灭,也在自己的人生中添加了几许对生命的感悟。我为所有不幸的人祈祷,愿爱永远包围在他们身边。

刘 然 :“无花果树能长多高,如果坎倒它就永远无法知道,我想知道我的生命能走多远,所以我不会停下。”当我伴着一个小石头走过他生命褪色与终结的时候,我感到生命是这样脆弱。给他们一点点生的希望,让他们的生命不再有遗憾和惋惜……

石头爸: 演绎老实本分的农民,珍爱孩子的爸爸,我体会到自己心中的苦涩与无奈。一次排练中,“小石头”问我:爸爸,你会不会救我回来?我的心流泪了。

石头妈: 石头的妈妈将对自己孩子的爱蔓延给了这世间需要关爱与帮助的人,我的心为之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