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闻

干活不打粮食


2009-03-07
前几天学会了一句话:“干的都是不打粮食的活!”,是说一个人只卖力干活,却没有实质性的收效。于是想到了自己,怎么干来干去,也都是不打粮食的活。

一年前,单位吃了一顿饭,领导说大家都不愿意再搞电子竞赛了:出力不讨好,累个半死,还挨骂。说着说着,就引着我接手这件事。我想自己前些年搞自己的研究,单位里没有给我安排这些事,也是对我的支持,现在职称都解决了,也确实该为单位出力了,就乐呵呵地答应了。08年夏季就迎来了陕西省的竞赛,我开始全力以赴主持。说实话,心里还有点忐忑,如果再全军覆没,脸面也有些挂不住的。还好,这一个暑假虽然全部搭进去了,还熬了几个通宵,最终的结果还算满意。现在,我对获得的奖项已经没有感觉了,能让我记得的,只剩下下雨的深夜,我们带着学生在室外进行的实验。

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终身难忘的记忆。

于是我突然间感到,这才是我的幸福。那些天生聪慧的学生,在良好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像小苗一样,一天一个样,是我眼中最美好的景象。我渐渐开始喜欢这个事情了。但我知道,这事从表面看,实在是一点粮食都不打。那样的辛苦,得到的一点酬金,实在不如我去上课,或者接个题目做做,而在业绩上,谁能看得上这样的成就呢?10个这样的成绩,能顶得上一片SCI论文吗?

智慧地思考,有时是害人的。聪明人的决策,一定是放弃这样的事情。但我真愿意做一个愚钝的人,不去想什么粮食的问题。我只知道,我用自己的心血,能让这些好孩子更健康地成长,就心满意足了。一个教师,一辈子图什么呢?几万或者几百万的钱?什么级别的专家?一摞摞的证书?唉,这些东西是经不起风吹的。能真正地在培养学生的过程中,做到最好,甚至总结出一套有效的方法,能够推而广之,让更多的学生受益,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我经过慎重的思考,决定把今年的全国电子竞赛搞出一个名堂来。一方面,我要拿出自己最大的本事,发动可以发动的人帮我,另一方面,还得说服学校从政策和经费上支持我。这完全是我自己给自己找的“罪”,想以前那样做,当然可以,谁也不会说我,可我不甘心,最终吃亏的是我们自己的孩子。但要出头做抢先的事情,风险是极大的。要来了钱,要来了政策,自己也组织得很好,到头来如果一败涂地,不是生生给自己头上扣屎盆子吗?聪明人,是绝对不干这样的蠢事的。

可是,我不想如此聪明,这样的聪明与我一贯的风格不符。即便一颗粮食都不打,我也准备好好耕种。即便别人怎么笑话我,我也准备把这一步迈出去。

学生的约谈已经进行了快一半了,给学校的申请报告也写好了,我是无路可退的,我的身后,是眼巴巴看着我的学生,那都是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