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闻

肿瘤科医师新角色——老年肿瘤医师


2014-08-24

 由于肿瘤是一种年龄相关性疾病,初诊为肿瘤或因肿瘤死亡的大多数患者年龄在 65 岁以上,因此一位肿瘤科医师接诊的所有患者中,大约有 55%  60% 是老年患者。纽约威尔康乃尔医学院教授、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的 65 岁以上临床老年病学项目的主治医师,Litchmam 博士在接受 Medscape 记者访问时说,“由于肿瘤这一疾病的自然属性,每一位肿瘤医师都扮演着一位老年肿瘤医师的角色”。

老年肿瘤学

07-28 发表在临床肿瘤学杂志上关于老年肿瘤学的一系列文章与每一位肿瘤科临床医师密切相关。Litchmam 博士是这一系列的共同编辑。这一部分总计 18 篇文章,传递了关于如何治疗及照顾老年肿瘤患者的信息。由于入组临床试验的年龄限制,这方面信息缺乏临床试验数据的支持。一篇总结性文章提到,“这一系列的文章为临床肿瘤医师提供了老年肿瘤患者的最新循证治疗建议”。

Litchmam 博士说,“老年肿瘤学家真的比较少”。尽管有一些重要会议召开,例如,他参加过的 1983 年关于预防和治疗老年肿瘤患者的会议,和 1994 年老年肿瘤患者国际会议,老年肿瘤学依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直至 2000 年国际老年肿瘤学会才正式成立。Litchmam 博士讲到早期会议中提出的问题今天仍然是大家讨论的对象。

老年肿瘤学面临的最关键问题就是,生理年龄与功能年龄之间的差异。例如,有的 80 岁患者身体状况良好,可耐受手术、放疗以及化疗。但是同样是 80 岁的其他患者可能身体虚弱,甚至合并有其他慢性病。因此Litchmam 博士提到,“对于一些 80 岁患者,我们可以给予 50 岁患者的治疗方案,但是由于身体功能情况即功能年龄的不同,医师可能会调整甚至更改治疗方案”。

这就需要对老年患者身体状况进行综合评估。来自比利时鲁汶大学医院的 Wildiers 博士的研究团队在报告中指出,综合评估是一项多维的跨学科诊断过程,旨在确定老年人的医疗、社会心理和运作能力(如日常生活能力)。综合评估可以鉴别出常规医疗检查不会发现的、与年龄相关的问题(如疲劳和营养问题),从而可影响治疗方案的选择,例如降低处方药用量,减少化疗周期,启动支持治疗等。

加州杜阿尔特希望城市医院的 Hurria 博士的研究团队发明了一种专门评估可能发生的毒副作用的工具。Litchman 博士解释说,这种工具主要利用简单而直接的指标,例如,血红蛋白、肌酐清除率、病史以及老年学评估等,来预测老年患者接受化疗后可能发生的副反应。

老年患者可否耐受化疗

老年肿瘤学系列中的一些文章指出老年患者接受化疗后的获益与年轻人相当,但是副作用更加明显。对此,Litchmam 博士提出,大体情况如此,但并不是所用情况都这样。例如,老年患者疲劳与呕吐的情况没有年轻人严重。

一个人在 80 岁时确诊肿瘤与在 40 岁时确诊肿瘤相比,对情绪的影响是不同的。肿瘤出现在生命中的不同阶段会影响患者对确诊的反应、对身边的人包括参与治疗的人的态度。Litchman 博士强调,“肿瘤以不同的方式进入了患者的生活里,患者处理这种问题的方式是不同的,但并不一定所有处理的结果都是坏的”。

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国家癌症研究所的 Rowland 博士在一项研究年龄对接受治疗后的肿瘤幸存者生活的影响报告中指出,“老年人对肿瘤的认识与年轻人不同,老年肿瘤幸存者的心理适应性比年轻人好”。

Litchman 博士强调为医学工作者需要意识到,缺乏社会支持是影响患者化疗毒副作用预后的一个危险因素。而老年患者可能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得到同样的社会支持。例如,一名患者由于中性粒细胞减少而在凌晨 2:00 出现发热,是否会有人送他去急诊室,是否会正确用药进行规范治疗以保证疗效。

“老年患者的用药需要个体化,需要考虑所有细节问题,而不仅仅是疾病本身和药物用量”, Litchman 博士讲到。例如是否合并其他慢性病、肾脏功能如何以及患者日常生活中发生哪些事都要考虑。Litchman 博士通过综合考虑并调整治疗方案使他的一名患者成功得生活到了自己孙女上学的那一天。

他觉得致力于老年患者的工作十分值得,并且老年人们拥有着良好的心态:“他们真的很感激你,因为你并没有因为他们年事已高而放弃医治他们”。

在几个月前举行的美国临床肿瘤学年会上,Litchman 博士获得了老年肿瘤学领域 B.J. Kennedy 卓越科学奖。前任主委 Swain 博士在颁奖时说到,“Litchman 博士在过去 20 年的时间里,将自己的全部事业奉献给了未得到妥善治疗的老年肿瘤患者,为他们提供了优质的医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