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闻

ASCO2009肺癌研究主题回顾


2009-06-06

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以口头报告的形式公布了今年肺癌领域最重要的9项研究,其内容涉及生物标志物、维持治疗和新靶点三大主题。


 









生物标志物:热点No.1,契合了本届大会“个体化癌症医疗”的主题。



 


     IPASS研究生物标志物分析证实,对EGFR突变者,吉非替尼的PFS优于卡铂+紫杉醇(PC)化疗组(P<0.0001);客观缓解率(ORR)也高于PC组(71.2%47.3%),而EGFR野生型患者接受吉非替尼的PFSORR均不及化疗组。会议讨论认为IPASS结果也可以扩展至厄洛替尼及亚洲以外的人群,但对于突变状态不明者,一线治疗仍应首选化疗。




     FLEX研究结果并不支持KRAS突变状态是晚期NSCLC西妥昔单抗联合一线化疗疗效预测因子的假说,早期皮疹似乎均与铂类为基础化疗+西妥昔单抗治疗的更好转归相关(中位OS期分别为15.0个月和8.8个月, P<0.001)。


  


吴一龙点评:  该研究留给我们很多耐人寻味的问题,例如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在东西方人群中疗效存在差异,那么抗EGFR单抗是否也存在疗效的种族差异?该研究亚裔亚组生存期的95%可信区间较宽,除受制于样本量外,是否还有其他的个体化因素增加了疗效的变异?最新数据未显示EGFR扩增和KRAS突变对西妥昔单抗的疗效产生影响,但是否还有别的标志物状态对疗效有预测价值?EGFR突变预测作用的发现使EGFR-TKI的疗效发生了质的飞跃,我们同样期待抗EGFR单抗研究取得类似突破。


 本站点评:应多关注来自我们自已的数据,即IPASS研究,它适合于我们的患者群,可以改变我们的临床策略。


 









维持治疗:三个研究均取得阳性结果,但临床上尚未形成常规。



 


培美曲塞维持治疗: 延长了无进展生存(PFS)期和总生存(OS)期.


SATURN(以厄洛替尼维持): 显著改善了PFS


ATLAS(以厄洛替尼+贝伐单抗维持):显著改善了PFS


 


 培美曲塞维持治疗可延长晚期NSCLC患者总体OS13.4个月对10.6个月,P=0.012)及其中非鳞癌患者的OS15.5个月对10.3个月,P=0.002),但鳞癌亚组的OS未较二线治疗对照组改善。    


 在SATURN研究中,厄洛替尼维持治疗显著延长了晚期NSCLC患者总体及EGFR阳性者的PFS期(P<0.0001),提高了缓解率(12%5%)和疾病控制率(40.8%27.4%P<0.0001)。    


 ATLAS研究表明,贝伐单抗中加入厄洛替尼可显著延迟晚期NSCLC疾病进展:两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PFS)期分别为4.8个月和3.7个月(P=0.0012),且均未出现预期外不良反应。


         但上述3项研究尚未解答的问题是,一线治疗结束后立即开始维持治疗,是否比同一种药物留待疾病进展后再用更好?大会评论认为,同样的药物如果进行维持治疗和二线治疗获得的生存期相当,那么在一线治疗后给患者一段“治疗假期”未尝不是一种更合理的选择。


目前大部分维持治疗研究的益处体现在PFS方面,而大会评论指出仅改善PFS的意义有限,除非能同时控制肿瘤症状、减轻并发症或改善生活质量。培美曲塞维持治疗虽然改善了OS,但对照组仅19%的患者在二线接受了培美曲塞,这就留下了一个疑问——维持治疗所带来的生存获益是否超过同一药物用于二线治疗?就所有维持治疗研究而言,如果维持治疗能带来更大生存益处,那么获益的增幅与不良反应和治疗费用增加相比,是否值得?在未来研究给出明确解答之前,还不能说维持治疗能够成为常规模式。3项新研究给维持治疗带来了曙光,未来如果能够证实维持治疗较采用相同药物作二线治疗可改善OS,或在延长PFS期的同时改善生活质量和症状,该模式的价值才会真正得以体现。我们同时有必要探索维持治疗的获益人群,以个体化思路为维持治疗找到出路。


 









多靶点或新靶点药物:均在初期阶段,研究设计有待后期完善。



 


 


ZODIAC研究中,多西他赛加用多靶点靶向药物凡德他尼二线治疗可延长晚期NSCLC患者PFS期(17.3周对14.0周),提高ORR17%10%),但OS无显著差异。

   不足之处:其OS获益和患者选择尚待探索。




     一项期研究显示,HDAC抑制剂(组蛋白去乙酰酶抑制剂, vorinostat)联合PC化疗可提高晚期NSCLC缓解率(34.0%12.5%),并延长PFS期(5.75个月对4.10个月)。


不足之处:其OS获益和患者选择尚待探索。     NVALT-4研究表明,多西他赛+卡铂化疗中加入Cox-2抑制剂塞来昔布,可提高晚期NSCLC缓解率(P=0.05),但两组的PFSOS无显著差异(风险比分别为0.940.95)。


 


不足之处:,而PFSOS均无改善,且并未改善疾病控制,意义较为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