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随笔

本栏目收录本人闲暇之余创作的一些文学点滴,并分享一些古今大家作品,署名 鹤鸣 为本人作品。

----------

 

第十三期(2023年12月30日):

 

重复

【鹤鸣】

 

   重复很简单,其实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重复真的简单么?其实并不简单。

  《诗经》有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干事创业,善始者易,善终者难,慎终如始,难能可贵。在生活中,我们常讲学习贵在坚持,这个道理浅显易懂,而能做到者,并不容易,需要克服人的种种惰性与散漫。琴棋书画,习武弄拳,木瓦泥雕,日复一日的修炼、锻炼、训练,成为不断超越、取得非凡造诣的前提和必要条件。王羲之幼习书法,契而不舍,就池书写,以池洗砚,日久而墨浸满池。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十年如一日,坚持阅读,勤于钻研,而常常是坐在一个固定的位置,经年累月,地面上就烙下了‘马克思的脚印’。

   在英国的公园里,我常发现某某园丁的名字留在座椅靠背上方醒目的位置以怀念。园丁的工作是普通的,也没有非凡的本领,然数十年的坚持,默默无闻,将花草树木修剪的井井有条,错落有致,用自己普通的劳动换来了行人的愉悦,也许这就是园丁期许的人生价值。

   在光的科学里,有一种特殊的元件,称为光栅(grating),就是一种简单的重复,一个结构单元沿着一个方向不断地重复出现、排列而成。当一束均匀的光照射它时,光在其后将重新分布,出现很多个、离散的、位置固定的条纹;当是太阳光时,这些条纹同时也出现了彩色状,实现了不同波长光的空间上的分解。当条纹数增多时,条纹会变得更加明锐。光栅有很多的用途,例如利用光栅原理做成的光栅尺是机床精确定位的‘眼睛’。

   重复造就了不平凡,重复推动了量变到质变的转换。重复的结果使得事情的发展方向发生了坚定而持久的偏离,要么是有益、更有益,要么是相反的,总之,不会继续保持原来的样子。坚持去读书,使得人具有广博的学问;坚持去健身,使得人拥有健硕的体魄;反过来,天天打游戏,将使得人脱离现实,进入虚拟梦幻;天天温饱贪欲,使得人身身材走样,毫无神采。

   所以,我们要留意这些普通的有益的‘重复’,同时纠正那些有弊的‘重复’,假以时日,定会令人叹为观止。

 

                   

 

----------

 

第十二期(2023年11月30日):

 

早市所见

【鹤鸣】

 

民以食为天。生活在大都市,老百姓自然离不开早市

清晨六点多钟,形形色色的人逐渐登场,摊位上的水果蔬菜,五颜六色躺在那里等着人们去拣选。放眼过去,早市上,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一时让人看花眼,晕头转向。光是花椒,地摊上摆放的各立名目,有凤县大红袍、陇南大红袍、汉源花椒、云南花椒,等等。

有些蔬菜的色泽异常光亮,令人啧啧称奇譬如这葡萄,一个个挤在一起,争先恐后,不分伯仲,形态可以用‘大胖圆’形容,哪里的葡萄能长的这般俊俏!有的由于太过拥挤,肚子上居然硬生生地被压出了一个平面,四周皆然。再如这黄瓜一个个直溜溜,粗细均一,上面的细刺新出,头部的黄花依然鲜艳,这样的黄瓜由于品相好,自然上得了货架,一斤三五元,可以卖个好价钱再看旁边地上的散落的黄瓜,弯腰的、个头短小的、粗细不一的,随便堆撂在地上,一斤一两元,而且少有人问津。只可惜,这些都是表象,真实的情形又是什么呢?

乡下自然生的葡萄,是一个一个零碎的,大小不一,稀疏有样,绝无挤在一起的,其表皮色泽深润,也不会那般光泽鲜亮;黄瓜原本正是形态弯曲,粗细不一,常有短小者,是为本来面目。结果可想而知,上面那些上得了台面、外表鲜亮的正是在化学药力的作用下长出来的‘畸形’。这些真正好黄瓜的价值需要那些台面上的黄瓜的售价来决定,且绝不会让这些地上不起眼的价格高于自身。

联想到人,古往今来,多少有真才实学的人,身似浮萍,命运坎坷,壮志难酬,如晋之五柳,唐之李杜,明之唐伯虎,清代之板桥,不可枚举。实在令人叹息!

大城市里的人多,节凑一切都是快的,比如这早市,从早上六点多到近九点,两个多钟头过后,一场热闹的集市顿时‘烟消云散’。车水马龙现,早市似乎不曾有过一般。比起乡下,城里的水果蔬菜都要求早熟,不熟非得催熟不可。城里的孩子们也得早教早慧,各种兴趣班,实为某技能培训班。从三岁小童,大中小幼,考、考、考,非得有个节点、非得分个高下。

在老家乡下的时候,常可以看到,沟对面的四叔,下午饭毕,叼着烟斗,随着日头西斜,悠闲而坐。虽平凡,吾尝想往之,想往自然的风光、自然的社会,尤憎恶虚假、憎恶种种不切实际。

 

 

----------

 

第十一期(2023年9月22日):

 

大约在2010年去英国游学前,看到季羡林老先生的文章有一篇是特写旅途的,深情描绘在抗战前赴德国哥廷根大学读书路途中的辗转与曲折经历,一去便是十载,这一次的旅途很漫长。因对哈尔滨及前苏联的了解,我也体会到其中的‘味道。最近又开始读老先生的文字,写作时间前后跨越七十年,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记录到二十世纪的末端,从国内写到国外,从兵马俑写到敦煌,从海上写到列车上,从花草写到猫狗,从小胡同写到菜市场,等等。写在了不同的时代,也记录了时代的不同,笔锋所触,文字如涓涓细流,情感丰富、细腻、真挚对生活的执着与热爱深厚的国学底蕴,洋洋洒洒,信手拈来,毫无堆砌,自然而成。这里分享一个片段,1979年(六十八岁时)写成的《春色满寰中》小散文,热情洋溢地讴歌了依然在绽放光彩的老年人,以下是节选的前半部分,年轻人是不是更应该热爱生活、追求进步呢?

 

                           春色满寰中

                           【季羡林

   我曾歌颂过春满燕园;我曾歌颂过燕园盛夏;我也曾在金色的深秋里歌颂了春归燕园。

   在这些文章里我满腔热情,满怀期望地歌颂了青年人。

   但是,现在看来,不够了,远远地不够了。

   我要连同青年人一并歌颂老年人,连同春满燕园一并歌颂春色满寰中。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会议。在将近两千名参加的人员中,平均年龄是六十七岁。在我们小组里,平均年龄竟达到七十多岁。我们中间有当年江西苏区的老部长,有参加长征的老干部,有解放后的部长、副部长,有穷年累月钻研一门学问的老专家,年龄都在七八十岁以上。他们行动几乎都不要人搀扶,他们说话几乎都是声如洪钟。铁面无情的时间好像在他们身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我被人称作“老”已经有些年头了,我自己也认为自己已经老了。但是,在这里,我却无论如何也老不起来。我只能算是一个小老头,一个年轻人。我环顾周围诸老,他们并不老态龙钟、老眼昏花、老牛破车、老气横秋、倚老卖老、老大伤悲,而是老当益壮、老谋深算、老骥伏枥、老马识途、老罴当道、老成持重。他们都有一颗年轻的心。他们关心民族的命运、国家的前途、四化的实现、个人的贡献。如果把青年比作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这些老年人大概可以算是下午五六点钟的太阳吧。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固然是光辉灿烂的,这些下午五六点钟的太阳难道不也是同样的光辉灿烂吗?

 

----------

 

第十期(2023年9月2日):

 

这是参加工作不久夏日逢友郊游所写的一首诗,作于2014年农历七月廿三,西安市长安区郊外秦岭山脚,并于次日修订。描绘了一个闲钓、听蝉、采果的景象,并抒发了在都市街景的繁华、人口的密集、闹市的忙碌下对人生静与闲的想往。

 

与友长安郊外闲钓

  【鹤鸣】

 入夜城中思南山,驱车近午至长安。

 葡萄细品自撷采,切起蝉声钓池园。

 雁塔千秋街似锦,人家百万但此欢。

 花开闹市无暇逸,愿似蜻蜓憩枝闲。

 

----------

 

第九期(2023年8月5日):

 

2023年6月4日,晚饭毕,途径东亭,细观壁书《养竹记》,竹似贤者,文颇妙。

 

养竹记

【白居易】

  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建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节,则思砥砺名行,夷险一致者。夫如是,故君子人多树为庭实焉。

  贞元十九年春,居易以拔萃选及第,授校书郎,始于长安求假居处,得常乐里故关相国私第之东亭而处之。明日,履及于亭之东南隅,见丛竹于斯,枝叶殄瘁,无声无色。询于关氏之老,则曰:此相国之手植者。自相国捐馆,他人假居,由是筐篚者斩焉,彗帚者刈焉,刑余之材,长无寻焉,数无百焉。又有凡草木杂生其中,菶茸荟郁,有无竹之心焉。居易惜其尝经长者之手,而见贱俗人之目,剪弃若是,本性犹存。乃芟蘙荟,除粪壤,疏其间,封其下,不终日而毕。于是日出有清阴,风来有清声。依依然,欣欣然,若有情于感遇也。
  嗟乎!竹植物也,于人何有哉?以其有似于贤而人爱惜之,封植之,况其真贤者乎?然则竹之于草木,犹贤之于众庶。呜呼!竹不能自异,唯人异之。贤不能自异,唯用贤者异之。故作《养竹记》,书于亭之壁,以贻其后之居斯者,亦欲以闻于今之用贤者云。

 

 

----------

 

第八期(2023年6月1日):

 

又到儿童节,天晴,偶小雨,游兴庆湖畔,长安夏日,草木苍翠,一片盎然。一篇散文,以记童趣,无有小童不喜水,天性使然也。

               

                                                                牛牛与皮皮

                                                                    【鹤鸣】

 

  牛牛是小女,不足一岁,皮皮是一只小鹦鹉,其生命亦不足一岁。

小鹦鹉是偶然所得,当时情景记于此。时省城盛夏,携子游古城墙东南不远处的兴庆宫,昔日大唐盛世时的皇家园林,今朝中华复兴下的人民公园。兴庆宫内亭台楼阁相望,花草水木相伴,观兴庆湖,波光闪烁,一眼望去似有数不清动弹着的小镜子,在此泛泛杨舟,悠哉游哉。西北有一角,摆摊设玩,有一处游戏便是投圈套物,圈径约七八寸,地上摆放的物品五花八门,物由近及远,其价值亦从贱至贵,可想而知,最远的物便是商贩及世人眼中最贵的宝,放的远生怕被人套了去。正应了这句话,事有难易,越难便越有价值。儿子兴奋不已,父子各自投出数圈,均无功,已花去不少费,准备到此打住,一则心有不甘,二来小儿央求,爸爸再来再来。只得最后买来一把圈圈,近处不得,索性专投远处,远处是一些不同颜色的小桶,倒立而放,套圈恰恰能套进最上面的细口,可想这需要何等精准的投技!绝大多数情形都是听到‘碰’的声响,圈随之滑落桶底旁,只得望‘桶’兴叹,终于手里剩下最后的两个圈圈,不经意一出手,只听到一低沉的空腔回声,定睛一看,一只圈圈不偏不倚正中桶心,套得干净利落,旁观者均‘呆若木鸡’,小商贩随即赶来,脸色似乎凝重,慢声说道,去选一只鹦鹉,于是乎儿子跑过去,看到角落里有各种颜色的小鹦鹉,小童专挑了一只颜色单调的黄绿色的,在众鹦鹉中,色泽差不多是最朴素的,后来的时日证明,儿子的选择是‘明智’的,可见以貌取物不可。这便是这只小鹦鹉的来历,因初接触鹦鹉这种鸟,查资料方才知晓是一只虎皮鹦鹉,固有性情顽皮活波,遂送一小名曰‘皮皮’。

皮皮至家,起初的家是用细金属条做成的长方体形的笼子,长约一尺,高约六寸,底板上简单放了一水瓶盖和一张纸片,这便是它初始的‘陋室’。约半个月,皮皮搬至新家,住进了自己的小竹笼里,鸟笼为桶形,细竹条编成,中间搭三根小指粗的圆木,一上二下分成两个层次,置于客厅窗台,皮皮白天在暖阳里上下跳跃,晚上在月光下蜷缩休息,喂养又极为简单,每天不过清水一盏、小米一撮,刚开始皮皮胆怯不近人,旬日便成了小儿牛牛的玩伴,与牛牛熟识了后,便主动飞到牛牛的胳膊上、肩膀上,甚至端坐在牛牛的头上,令牛牛哭笑不得,眯着小眼,噤若寒蝉。牛牛不满一岁时还不能走路,爬着翻翻放在桌上的彩书,而皮皮则只顾站立在书页上,于是出现了一翻一跳一落的生动图景。皮皮有时把牛牛纤细的指头给啄了,牛牛哇哇大哭,皮皮旋即飞到自己的笼子上方只是远观,好似有意为之的一出恶作剧。之后,皮皮再飞来时,牛牛便缩回了小手,眯起了小眼,但仍旧注视着皮皮飞来飞去的行径。如此,四个月来皮皮成了家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待盛夏转入了寒秋,阳光也已从令人生厌变为令人追逐。牛牛清晨五六点醒来,一睁眼翻身便起,咿咿呀呀,晚七八点就要入睡,与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作息相符,皮皮入笼停歇的时间大致也是晚八点。而今,城镇化加速、数字信息化加速、水陆空交通加速。省城高楼广厦林立,车水马龙,行人匆匆,路边纵有鲜花绽放,亦鲜有驻足欣赏之心境。每日途经同一条大街,行人相顾,互为过客,‘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再难寻得。人们的作息时间已随环境而变、随时势而变,在大城市,晚十点休息不情愿,早七八点出门尚难。

老子曰,含德之厚,比于赤子。牛牛与皮皮两个小生命自然而为,并自得其趣,观之亦令人愉悦,这正是一种最本真、最淳朴、最无邪的理想存在。至于此,不得不提起丰子恺先生,一生中全身心地投入了儿童文学和儿童漫画的独特创作,在其笔下,创作出众多形象生动、自然活波的童真漫画与散文,儿童时代全然是人生的黄金岁月,也是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的缘由。

牛牛与皮皮,纯真的玩伴,令人留恋,难以忘怀。

二零二二年九月廿六

记于西安东郊

 

 

----------

 

第七期(2023年4月10日):

《劝学》作为荀子的开篇,是一篇著名的哲理论说文。“学不可以已” 提纲挈领、贯穿全文。文章通过形象的比喻,系统论述了人为什么要学、怎样学、学的作用等,今日观之,亦不过时。

 

                                                                   劝学

                                                                  【节选】

        君子曰:学不可以已。

        青,取之於蓝而青於蓝;冰,水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绳,柔以为轮,其曲中规,虽有槁暴,不复挺者,柔使之然也。故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

国学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於物也。

国学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蹞步,无以致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螾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蟮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

 

第六期(2023年2月28日):

 

                                                                    谈君子

                                                                    【鹤鸣】

 

       每翻《论语》,肃然起敬,非得正襟危坐不可,那严肃与庄重就像处于升国旗、唱国歌之境。《论语》中,孔子谈君子之道,有数十处,除此,还有曾子、子夏等论述君子的言行。

 那么,何谓君子乎?

 开篇《论语·学而》的第一章里就有广为人知的,“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论语·子罕》言,“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论语·雍也》谈,“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论语·季氏》有云,“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其余如,“君子不重则不威”、“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君子坦荡荡”、“君子和而不同”、“君子成人之美”、“君子泰尔不骄”、“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曾子亦云,“君子思不出其位”、“君子以文会友”,如此云云。

 孔子言,“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个矩就是君子的行为规范,君子要‘遵守’的条条框框实在太多,甚至着衣、饮食、出行、休息,一个行为高尚、表面邋遢的人,孔子看来不是真正的君子,可见为君子实在太难,需要不间断地学习、不间断地问礼,最后转为一个人自觉的言与行,须时时慎独、修己,而不加掩饰、不矫情做作,实至“文质彬彬”(《论语·雍也》)。  

                                         记于二零二三年农历二月初九

 

 

----------

 

第五期(2023年1月28日):

随感一则。

                                                                     机遇

                                                                    【鹤鸣】

      省城名校西交大,是我青少年时期想往之地,而今不惑之年,耕耘于此,常怀欣慰之感。

      礼拜六,晨七点一刻,往常一样,欲就早点,至康桥苑。

      不巧,正值一年级军训生晨训散后用餐高峰,顿时餐厅内人流密集,纵横交错,水泄不通,难以布足。

      尾从一长队,等约十数分钟,离包子鸡蛋稀饭愈近,心渐悦。忽见一小队,仅七八人长,无人后而尾随排队,似乎是大江之流交错中现一小流,有学员经过,巧遇,遂队之而不足一分钟便得美味,何其幸甚。

     人生或如此,迷乱中恰含机遇,而机遇又转瞬即逝,须得十分用心。

 

                                                                                                     

                                                                                                     初记于二零二二年农历六月二十五

 

----------

 

第四期(2022年11月17日):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的西交大三村,时周末,清晨,天光微微,秋露已降,四下寂然,桂花溢香,沁人心脾,有感抒怀。

 

        咏桂

       【鹤鸣】

轻掀小窗秋露晚

香入楼阁不觉寒

舍南舍北无踪迹

秋来秋往自春还

 

 

----------

 

第三期(2022年10月1日):

至今,世上不曾有第二人,其绘画如此独特,画风明达、内涵清澈、神采逼真,每每勾起我们对童年的记忆和想往。他是中国现代漫画第一人,以散文见长,更熟谙音律,他就是丰子恺先生,曾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师从李叔同习音乐,一生淡泊,而永葆童趣。分享一首小诗,盼君豁然开朗。

 

     豁然开朗

     【丰子恺】

你若爱

生活哪里都可爱

 

你若恨

生活哪里都可恨

 

你若感恩

处处可感恩

 

你若成长

事事可成长

 

不是世界选择了你

是你选择了这个世界

 

既然无处可躲

不如傻乐

 

既然无处可逃

不如喜悦

 

既然没有净土

不如静心

 

既然没有如愿

不如释然

 

 

----------

 

第二期(2022年9月7日):

作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的西交大,时已初冬,雪花飘飘,润湿古城,雾霭退去,行走于那软软的梧桐叶铺满的大道,偶有欢声笑语。

 

The lovely snow

     【鹤鸣】

Morning,

outside the window

windy and chilly

First snow of the year is gently covering

blonde chinar leaves on the straight lane

Haze vanished

fresh air is refreshing the campus, the city

Snow flakes in the wind are falling

softly on the face, melt droplets of water

wet slippery roads, merry laugh and fun

Lovely snow

gift from the nature, forever

 

【法国梧桐英文说法纷纷,此为其一】

                                                                            彼时的西花园

 

----------

第一期(2022年7月31日):

这首近体诗作于农历二零一一年八月廿八凌晨的英国牛津郡,时值游学古老的牛津大学将辞有感,回味时,历历在目,最大的感悟是恬静、古朴、厚重、自然、活跃,至简至真。

 

      别津桥

      【鹤鸣】

津桥古磊数千秋

方苑轻穿现静幽

槱森哲良安可觅

扁舟清荡水自流

 

 

                                       导师在书院宴请之余留念